当前位置:中国食品学院周刊网 > 网络热点 正文
农村正成为全球肥胖“根据地”
时间:2019-05-23 11:02:17 来源:中国食品报

  谈到肥胖,许多人更容易将其与“城市病”联系在一起。然而,《自然》近日发表的一项研究报告指出,农村地区持续上升的身体质量指数(BMI),是导致过去33年中低收入、中等收入地区乃至整个世界BMI上升的最大元凶。这一研究的发表,颠覆了城市生活方式是全球肥胖流行因素的主流观点。

1

  农村地区肥胖人群为何更多 

  据了解,这项由超过1000名研究人员参与的研究,分析了1985—2017年200个国家和地区1.12亿名成年人的身高和体重数据。总体而言,全球基于农村的BMI增长超过55%,一些中低收入地区农村BMI贡献率更是超过80%。

  来自该项研究的网页数据库获取到更为详细的中国BMI数据显示,30年来,中国城乡人口BMI指数均在增长,城市男女平均BMI高于农村同龄人,但随着时间推移,农村BMI增长速度快于城市,女性的上升速度更为显著。

  该研究通讯作者、英国帝国理工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马吉德·伊扎提教授说:“这项大规模全球性研究的结果推翻了人们普遍持有的观点,即更多的城市居民是全球肥胖率上升的主要原因。这表明我们应该重新思考如何解决这一全球性健康问题。”

  在该研究中,研究团队发现了高、中、低收入国家之间存在重要的差异。在高收入国家中,自1985年以来,农村地区的BMI普遍较高,尤其是女性。研究人员认为,这是由于那些生活在城市以外的人所经历的不利条件:收入和教育水平较低,健康食品的供应有限且价格较高,休闲和运动设施较少。

  伊扎提说:“围绕公共卫生的讨论倾向于更多地关注城市生活的负面影响。事实上,城市地区已有非常丰富的机会以提供更好的营养、更多的体育锻炼和娱乐,以及整体健康的改善。这些在农村地区往往很难找到。”

  与此同时,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的农村地区出现了向更高收入、更好的基础设施、农业更机械化以及机动车普及的转变。这些因素都有利于健康,但也会导致能量消耗过少,吃的食物过多,如果法律监管不足,加工食物的质量往往不高。所有这些因素都是导致农村地区BMI快速升高的原因。

  伊扎提说:“随着国家变得富裕,农村人口面临的挑战从解决温饱转变为提供高质量的食品。”

  该研究中的一个例外是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地区,那里的城市女性体重增长得更快,也许是因为那里的女性从事能量消耗更少的工作(比如办公室工作)、体力类的家务劳动更少(比如收集木柴或者提水)、通勤距离更短以及更容易获得的加工食品。

  中国农村肥胖问题初现端倪

  农业农村部食物与营养发展研究所作为被邀请的研究机构之一,为报告提供了关于中国儿童身高发育的相关数据。食物营养所徐海泉介绍说,研究所对原始数据进行基础分析,再汇总给伊扎提所在的非传染性疾病风险因素研究联盟(NCD RisC)。除了农业农村部食物与营养发展研究所,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新疆医科大学、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等,都参与了NCD RisC的人口测量工作。

  NCD RisC是一个由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健康研究人员和从业人员组成的全球网络,主要研究非传染性疾病风险因素的趋势变化。这种时间、地区跨度大的数据研究,NCD RisC已经不是第一次做了。2016年,NCD RisC就在《柳叶刀》杂志上发表了从1980—2014年的糖尿病流行趋势报告。同年,该机构又发表了179个国家1860万名18岁青年的身高数据,抽样人群出生时间在1896—1996年之间。

  针对本次研究的结论是否符合我国实际情况这一问题,徐海泉表示,中国个别地区还是城市的超重肥胖问题更为显著。但是,全国营养监测数据也表明,近年来,随着农村地区生活水平的提升,整个膳食摄入具有一定的不合理性,可能导致农村地区超重肥胖的增长速度比城市高。

  在中国,农村人口肥胖问题的研究早已开始。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在2015年的中国家庭跟踪调查显示,农村、城镇和城市儿童轻度肥胖及以上问题的比例,分别为24.62%、15.04%和13.58%,农村儿童肥胖比例高于城市和城镇。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教授彭亚拉等人曾于2018年《中国食物与营养》上刊文认为,经济状况的改善并不一定能改善农村儿童的营养和体质状况。她们曾对比山西吕梁和湖南湘西4所农村小学862位小学生的BMI合格状况,发现山西吕梁地区的经济状况显著好于湖南湘西地区,小学生却拥有明显的超重和肥胖率。

  儿童肥胖危害巨大

  “农村的城市化”是研究人员发现的新变化。伊扎提等人研究认为,农业日益机械化,交通设施改善,行政、服务类行业崛起,使家务劳动减少,经济和收入增长,高热量的碳水化合物食品逐渐上了农村人口的餐桌,过度摄入的卡路里极易导致肥胖。

  “传统认知的营养不良已经逐渐得到了改善,但是可能随之产生了其他营养不良的问题,像某些微量营养素的缺乏,或者是动物性食物摄入过多导致的超重肥胖。”徐海泉说。

  肥胖给儿童带来的危害尤其巨大。2017年发布的《中国儿童肥胖报告》显示,儿童期肥胖不仅会对其当前的身体发育造成严重影响,而且还将增加成年后相关慢性病的发病风险。超重、肥胖儿童发生高血压的风险分别是正常体重儿童的3.3倍、3.9倍;成年后发生糖尿病的风险是正常体重儿童的2.7倍;儿童期至成年期持续肥胖的人群发生代谢综合征的风险是体重持续正常人群的9.5倍。肥胖一旦发生,逆转较为困难。

  伊扎提呼吁,通过财政政策和国际援助,给贫困国家和农村地区提供享受更多健康食物的机会。我国政府也在积极采取措施,在儿童营养健康改善上,为6—15岁农村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生提供了全面的营养改善计划。针对学龄前0—2岁的儿童,国家也有补充微量元素相应的营养包项目。

  “对于育龄期妇女和老年群体的营养膳食摄入结构,我们也始终在做工作。目前,对于儿童营养改善的投入是最大的,也是整个社会最关注的。”徐海泉说。

  (彭琪月)